东岘峰之巅-广厦学院澳门新葡京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广厦学院 >> 校园文化>> 文学荟萃 >> 正文内容
东岘峰之巅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周六,晨阳明媚,在社长带领下,我与寒士文学社成员共二十一人齐游东岘峰。
        远在山脚,眺望连绵起伏的高山,内心不由感慨万千。须知,我家乡一马平川,登山要远赴杭州,沿途至少三小时漫长的车程将本应简单轻松的旅程变得奢侈与漫不经心。
       虽在两星期前我曾与同学慕名而去,但今日又至,轻吸一口晨间未曾退散的稀雾,凉爽之意贯彻肺腑,抖擞精神之后愈加干劲十足。
       入秋,天气转寒,秋风徐来,寒毛颤竖。秋风吹动在盛夏当空漫长烈日煎熬下愈显深邃、秋雨滋润下涩中泛黄的林叶。钻入耳朵那沙沙声,不知道是它们暮年即将落土化尘的哀叹,还是畅享自然恩赐的风露后由衷的感谢。
      上次因时间缘由,我们未曾登顶峰却无奈下山,所以我今日做足基本功,以填补心中之缺,实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心愿。
       太阳刚刚升起,树叶中含着雨露,我们浩浩荡荡的一队就从山脚进发,踏上雨后泛涩青的泥石台阶,开始攀登蜿蜿蜒蜒望不到边际的天梯。
       由于昨日的东阳细雨淅淅,清早的台阶还湿滑无比,每一步必须殷实,生怕在愉快的旅途留下惊心动魄的回忆。
       记忆中的上山之行很漫长,中途间间歇歇休息了数次,由衷在于空下时间休息颤栗不止的双腿,并用手机留住眼中即将遗失的风景。
       沿途虽没有震撼人心的连连飞瀑,但却有小雅怡情的涓涓细流,更重要的是我第一次闻到山中的气息。这是一种源自灵魂呼唤,非常微妙,不觉间我想起《这片土地是神圣的》中的一句描写:“印第安人喜爱雨后清风的气息,喜爱它拂过水面的声音,喜爱风中飘来的松脂的幽香。
        越往高处,清风徐来,吹散晨阳的燥热,如一双温热的双手抚触我的面靥,那是风吹过的触感。我有种怅然,因为风让我寻思起与自己阔别一月的母亲。
      山腰处有几所寺庙和旧院,一口无波的古井与静潭,透着沧桑与古老的气息。口干舌燥之余,我前往一处民家买水,虽然一瓶矿泉水的价格比起往常要贵上一番,但腰酸背痛的我仿佛早已感受到挑着重担,行千万步台阶将水抬至山腰的艰辛,所以心中觉得很值,嘴里喝得自然酣畅。
      时间久,气温回升,即使在荫蔽的林阴下,满身汗渍、衣衫潮粘的我当初燃起的干劲之火早已烟消云散,脑海生现放弃的念头不下十次,然而在社长又催又哄的唠叨下,最终化为泡影。
      最终一缕阳光射下,仰头张目对日,又看到漆黑的铁栏边人影绰绰,身边的游客告诉我,到顶了。我兴奋地箭步冲上台阶,踏上最高处的平台,胸口沸腾着热血,即使头上顶着滚烫的炉灶,也抑制不住满面的春风。
       屹立在东岘峰之巅,向着抗日战壕纪念碑敬礼,又俯瞰渺小的东阳,我真想源自内心自豪的呐喊,却又下意识忍住了,因为我实在不想打破这里的宁静。

作者:俞晨 来源: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0日